【上海】因過期麵粉遭放逐,留在回憶里的可頌 ,沒有人知道

作者:Jocelyn Chen& Jasmine Huang

住在距離武康路僅有幾分鐘距離,前幾天晚上走在武康路,在這個梧桐樹綠葉綻放的季節,冷冷清清的街道顯得異常突兀一片死寂,在夜晚裡顯得更加孤單。

8年第一次來上海出差,本地媒體朋友特別帶我到前法租界的Franck Bistrot,當時深深喜愛上上海的多元以及國際化,大約半年後便請調搬來上海定居。一位定居過上海的法國友人說我說“a good restaurant makes life so much better here! (一家好的餐廳,讓周圍的生活都活過來了)”

這就是我對整個武康庭周圍的看法,也是當初選擇居住在這個區塊最大的原因。從法式餐廳Franck Bistrot、旁邊法式麵包店 Farine、到漢堡店Rachel’sWIYF排隊霜淇淋、咖啡館Grains、可麗餅店Far-West,將上海武康街妝點得宛如法式生活一般高水準的Franck Pecol,到上海發展12個年頭,應該完全沒想到在自己一生事業如日中天的當下,一夕之間成為眾矢之的,他在武康街一手建立起來的法式樂園也頓時成為一場夢一樣,消失的無影無蹤,讓許多武康路周邊居民感到歎息,我們對事件演變至此也感到非常感概。

Franck Pecol來自南法馬賽,2004年第一次來到上海,原本是廚師轉變為餐廳企業經營者,2007 年在武康路 376 號開設第一家餐廳,接著武康路等於以Franck為名開始活絡起來,2012 年,第一家 Farine 在武康路開張,2016年開始進行資本化擴張,中央烘培工廠的擴建延宕,可能因此播下麵粉風暴事件的種子。

許多外國人都是都抱持著宏大的企圖心來到中國兵家必爭之地上海,他們將年輕時付出的心血投注在上海,等於是把自己的後半輩子也一起拿來當賭注,千里迢迢在上海做生意,冒著外地人生地不熟的情況,頂著食材取得不易以及關稅門檻等諸多壓力,很少人會抱著投機的心態,做著欺騙的生意。但是排隊名店 Farine,卻因為過期麵粉遭到任職四個月的員工爆料之後,事件如滾雪球般愈演愈烈,根據that’s Shanghai的報導,最終落得4名管理階層人員被捕,旗下所有相關店面全部關門,Franck他自己不知何時再能回到上海,可能永遠都不會再回來的下場。

首先這是一個食安事件,反應 Farine 在資本化後迅速擴張出現的管理不當的問題,在事件爆發後也隨即發道歉聲明,解釋這次進口麵粉過期是因為上海的中央廚房啟用時間延宕,連帶拉長了庫存時間,也提到國內對有效期限的規定比生產商的更嚴格,借此強調食用上的安全無虞,強調會配合中央規則重新設計原料管理流程。畢竟本地規定就是本地規定,一切都應該秉公處理,未能平息眾怒。

在事業迅速擴大期間,更是容易出現管理瑕疵。雖然商業上Franck的評價兩極,但他對自己的產品要求非常高,同時也是一個精明的生意人,他的餐廳價位都偏高,食材用的也高檔,譬如 Farine 製作的羊角麵包Croissant就非常地道,可以說是上海之最,很少有人能達到像他一樣這麼高的標準。

此外,將上海武康路自餐飲沙漠到開創一片餐飲綠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Franck個性挑惕又執著,他自己也喜歡與受過嚴謹日式訓練的夥伴合作,他也不是個著重於社交,更不會是一個想要省錢而挺而走險的人,管理疏失導致這次風暴,畢竟誰會蓄意花錢進口法國有機麵粉千里海運過來讓他過期呢?但是,的確犯錯了就是要負擔起應負的責任。

無論動機為何,面對可能背負刑事責任,他的排隊名店也跟著他撤離上海,過去 12年累積的心血已經化作烏有,他付出了代價。我們想要問的是,將來若發生同樣事件,怎樣才是這個政府與民眾對待失誤的生意人,一個正確理性的處理方式?對於事件的嚴重程度是否在罰則上也能有輕重緩急之別?給做生意的人第二次機會,或許才是充滿機會與包容的上海應該要反思的問題。

根據That’s Shanghai報導,檢舉人拿到了30萬人民幣的檢舉金之後,相關單位似乎沒有透明的後續處理方式,一切都像一個謎一樣。但武康路徹底不一樣了,許多居民昔日以Farine核心建立起來的生活方式突然被迫改變,再也吃不到GrainsBagel,喝不到特濃的Expresso,也沒有記憶中那感動味蕾的Croissant,想到此就感慨,難道這麼頂尖的店家不能再有第二次機會嗎?

場景淒涼,大門緊閉的Far-West

據瞭解,Farine 引進投資資金之後,最大股東已經易主,但Franck要背負駡名,甚至他的個人社交媒體帳號也被留下仇恨言論,他過去在事業上的所有堅持與得來的名聲也一同沉入大海。

但事實上,他將紐約布魯克林精緻風格的漢堡(Rachel’s)帶來上海,在上海創造霜淇淋排隊奇跡,讓上海嘗到最高品質的法式麵包,不只食物令人懷念,餐廳風格更是改變了武康路風貌,這些都是Franck Pecol在上海創造的生活型態,至今無人能取代。

無論是民眾情緒的反映,還是政府面對食安的處理原則,若無回歸理性,Farine 這次發生的麵粉風暴,對其他在上海做生意或想要做生意的外國人而言,會是一次很嚴峻的警示。也讓我們學習到有了名聲,一切都會在放大鏡下被檢視更需要小心。

當然,在中國就必須遵守本地的規定,錯誤就是錯誤,沒有理由別人遵守規定而你獨享特權。只是這樣一夕變天的後果,是所有的人始料未及。而當初眾人排隊自拍的景點也變成眾所矢之,撇清關係。

Farine武康路店鋪,已經開始再次出租。記憶裡,不復存在的可頌只能在夢裡追憶。而前法租界缺了一角,趁著夏天降臨之前,在夜晚你可以沿著這條路散步追悼,直到這些店家一一掛上新的招牌。

Franck十多年前選擇了一片寂寥的武康路開始了他的事業,而現在武康路也再度回到十多年前的樣子。

世人兩面評價,也許你會淡忘,但我想我是不會的,尤其是看到某些店家生產的油滋滋可頌更會讓我懷念。

分享你的喜愛
marketing
marketing
文章: 1091

發佈留言

訂閱電子報

Subscribe tastytrip newsletter.

請填寫你的訂閱資料